• 12
  • 阅读模式

是谁曾种白玻璃,京绝寒流一点奇。

不压垅头千百树,最怜窗下两三枝。

幽深真似离骚句,枯健独如卖岛诗。

吟到月斜浑未色,萧萧鬓影有风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