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相思

  • 5
  • 阅读模式

晨有行路客,依依造门端。

人马风尘色,知从河塞还。

时我有同栖,结宦游邯郸。

将不异客子,分饥复共寒。

烦君尺帛书,寸心从此殚。

遣妾长憔悴,岂复歌笑颜。

檐隐千霜树,庭枯十载兰。

经春不举袖,秋落宁复看。

一见愿道意,君门已九关。

虞卿弃相印,担簦为同欢。

闺阴欲早霜,何事空盘桓。

诗文赏析

首四句诗人故作曲折,逆锋入笔,先不从正面描写思妇的形象,反而从欲托寄书的客人写起。诗人准确地把握着游子的特征,短短四句,便将一位风尘仆仆、行色匆匆的游子形象刻画得维妙维肖。首句中的“行路客”,并不能显示出客人的身份,前面冠以“晨”字,便点出了远道行人的特征。游子久客在外,一旦归来,思乡之情反比平日更为急切,会不自觉地表现出忧心忡忡的表情。首二句从早行及面部表情刻画来客的游子形象,但尚不能完全肯定。“人马风尘色”一句,从总体上更典型的概括来客的形象,才使得来客的游子身份确实无疑。人与马皆是经过长途跋涉之后,已然疲惫不堪、形容憔悴,满带着久经风尘的痕迹,令人一望即知是久离家乡、远游在外的游子形象。“时我”以下四句,写思妇见到来客的风尘疲惫之状,立即想到了自己远游从宦的丈夫。二句说其丈夫因欲广交友朋、寻求入仕做官的途径而远游邯郸。丈夫在外,久居客乡,其忍饥受寒、憔悴落寞之状,思乡怀归之愁苦,一定与此来客相同。自己虽不能随身前往,但在家中时时悬念,亦如分受其饥寒之苦。因来客游子的苦辛形状已在前面写尽,其丈夫在外的情景也借以表现出来,此处便无须从正面描绘其丈夫在外情景,不仅避免了笔意的重复,且也符合思妇当时触景怀思,以及拟想悬猜的实际心理活动。“烦君”以下八句,是思妇请客带书并同来客诉说,自从丈夫走后,自己孤身独处的冷落情形。实际上亦是寄给丈夫书中内容的一部分。尺帛寸心,寄托了思妇对于丈夫的深情厚谊,以及盼夫早归的急切心情。接着,诗人抓着一些具有特征性的景物,构成思妇相思的典型环境。通过对典型环境的渲染,从更深的层次,表现出思妇的相思之苦。“檐隐千霜树,庭枯十载兰。”不仅道出了与丈夫的离别之久,道出了思妇思夫苦楚。思妇所居的庭院中,香树嘉草,春花秋兰,应有尽有,本是良辰美景,足以赏心悦目。然而丈夫不在,独处凄凉,尽管草绿花红,在思妇看来,亦如霜凋寒侵一般,无法引她兴发,反而徒增悲伤。春不举袖,秋不观赏,皆是缘于触景伤情,才表现出的反常举动。这首诗很注意创造诗中的典型环境,通过具体环境的渲染,突出人物性格,深化人物的感情。采用叙述性的抒情方式,使得全诗在情节上分出层次,又通过典型的环境描写,突出了思妇在感情上的复杂性。“檐隐千霜树,庭枯十载兰”,复杂的感情,全籍着这十个字所刻画的典型环境,充分地表现出来。不但象征思妇与丈夫离别已久,思妇独居时痛苦甚深,同时,也表现出思妇忠于丈夫的坚定不移。此外,全诗在语言上简而能尽意,秾而不腻,剪裁繁简得当,皆能表现出诗人的经营苦心。“人马风尘色”,仅仅五个字,便准确地勾勒出游子的形象。“檐隐千霜树”四句颇富文采,而又绝无轻靡之弊。写来客风尘之状态而略其丈夫;写自己而不写丈夫的相思之苦,皆是意在避免重复。而后半部分大段重复书中内容,则是旨在有意采用另一种方式强化思妇的感情。这些特色无疑都增添了诗的感染力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