奉和山池

  • 2
  • 阅读模式

乐宫多暇豫,望苑暂回舆。

鸣笳陵绝浪,飞盖历通渠。

桂亭花未落,桐门叶半疏。

荷风惊浴鸟,桥影聚行鱼。

日落含山气,云归带雨馀。

诗文赏析

既是奉和之作,开头少不得要铺排一番皇家出游的盛大场面。梁武帝在位时期,“五十年中,江表无事”。因而首句写长乐宫中一派安逸闲暇,既歌颂了天下太平的盛世气象,也是梁廷悠游生活的真实写照。銮舆暂时在博望苑小作逗留,鸣笳的声浪在山池的水面上回响,华丽的车盖沿着长长的渠道迤逦而来——三四句只从鸣笳声的高亢与飞盖的动势落笔,便有声有色地写出了太子出游时仪仗簇拥的势派。后六句一句一景,两两相对。桂亭尚未落花,而桐树叶子已有一半稀疏,可见正是桂花盛开的中秋时节。“桂亭”、“桐门”当是就亭馆周围多桂树或桐树而言。如此精炼的构词,却概括了山池周围桂花繁茂、桐林清幽、亭台楼阁点缀其间的优美景色。而“花未落”和“叶半疏”这一近乎朴拙无味的对仗,又以本色的语言一洗皇家池苑的富贵气息,烘托出山池的清疏雅致来。在苑临秋色的静态描写背景上,作者又捕捉到水面上鱼鸟的活泼动态,给这幅山池游幸图增添了无限生趣:清风吹过荷叶,惊起了在池中沐浴的小鸟。桥上行人的倒影,引来了在水中游动的鱼群。这联对偶,以“浴”和“行”这两个动词形容鱼和鸟在受惊前闲适自在的情态,又以“惊”和“聚”形容鸟为荷间清风所惊动、鱼为水中人影所吸引的动态,不仅准确地刻画了鱼和鸟的形体动作特征,且通过动词的叠用和活用,从一静一动两方面反衬出山池平时的清静,结尾写日落时分,云归山谷、尚待雨后的湿气,以云归暗喻人归之意,笔端包含水分,读之如能感受到山池空气的滋润和清新。这首诗前六句写游幸场面,文辞工稳而力避富丽;后六句写山池景色,琢句精巧且笔致清新。因而虽是奉和之作,却并未落入一般宫廷应制诗华贵刻板的俗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