拟咏怀 七

  • 4
  • 阅读模式

榆关断音信,汉使绝经过。

胡笳落泪曲,羌笛断肠歌。

纤腰减束素,别泪损横波。

恨心终不歇,红颜无复多。

枯木期填海,青山望断河。

诗文赏析

第 426 页[①]榆关:或称榆塞,在今陕西省榆林县东。这里代指通往南方的关口。汉使:汉朝的使臣,这里代指南朝的使者。这两句是说,通往南朝的音信已经断绝了,使臣也没有来往了。  第 426 页[②]胡笳、羌笛:都是北方民族的乐器。这两句是说,自己听到胡笳之声而落泪,听到羌笛之声而悲伤。  第 426 页[③]纤腰:细腰。素:束腰的白绢。横波:指眼睛。这两句是说,腰围减细、身体已经消瘦,眼睛也哭坏了。  第 426 页[④]恨心:指离恨。红颜:指青春。这两句是说,自己有无穷无尽的离愁别恨,忧能伤人,青春的年华也没有多少了。  第 426 页[⑤]精卫填海:相传炎帝的女儿溺死于东海之中,心恨不已,化为精卫鸟,口衔西山的木石,企图填平东海。故事见《山海经·北山经》。这两句是说,自己虽然回不去了,但仍然希望有一天能够实现这样的志愿:以枯木填海,用青山断河。  【说明】  本篇原列第七首。  这首诗是写自己羁留北方之后,梁朝的消息再也听不到了。寄居异地,无以为欢,身心俱病,抱恨无穷,但又仿佛仍然抱着一种朦胧的报国还乡的希望和幻想。--------邓魁英、韩兆琦等《汉魏南北朝诗选注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