别周记室

  • 3
  • 阅读模式

五里徘徊隺,三声断绝猿。

何言俱失路,相对泣离樽。

别路悽无已,当歌寂不喧。

贫交欲有赠,掩涕竟无言。

诗文赏析

“五里徘徊鹤,三声断绝猿。”开篇两句,颇有一点传统的比兴手法的痕迹和意味,不过,它全不是自铸新词,而是化用前人的成语,借写离别时的哀情。首句出自《古诗为焦仲卿妻作》的首两句:“孔雀东南飞,五里一徘徊。”只是为了整齐、对仗,合十字为五字,易“孔雀”为“鹤”,但其兴起徘徊流连不忍分离之意却是相同的。次句,化用《水经注·江水》中所引渔歌“巴东三峡巫峡长,猿鸣三声泪沾裳”后句意。断绝:肝肠欲断,较之“泪沾裳”,尤觉凄楚。这一形、一声所显示的依恋、凄苦的情调,则直射下文,笼罩全篇。“何言俱失路,相对泣离樽。”何言:岂料。俱:都。失路:谓由于处境艰危而迷不知路。这两句是说,我们两人事出意料的都陷入了困境,只能面向离樽,泪眼相对。这两句直写别筵。失路之事,既出乎意料,则双方情感之波动、惊惧、惶惑,均不难想见。在这样的情境下,故人又要分手,对着酒樽,眼泪纵横。形象未免衰煞,情感却极沉痛。“别意岂无已,当歌寂不暄。”这两句是说,二人失路之别倍觉凄凉哀伤,酒宴上整个气氛凄苦,仍是一片异乎寻常的沉寂。有人说,“当歌”一句谓酒宴上原有助乐的歌声,但因离别而凄苦的人,哪有兴致听音乐呢?本人认为考虑到诗人“藏匿”、“潜还”的特殊身份,酒宴上并无助乐的歌声,只是一次家常的宴别。分别在即的时候,二人仍是对泣无言,随着时间的推移,其别情的抒写无疑又深化了一步。“贫交欲有赠,掩涕竟无言。”贫交:即贫贱之交,指贫困时的知心朋友。这两句是说,面对着周记室这位贫贱之交,他原不想哑口作别,本应依故人临别赠言,但不知说什么好,竟只是一味掩面而泣,终于未发一言。周记室其人,已不可考,我们只能于末联“贫交”二字,猜得其仿佛。本诗由“泣离樽”、“寂不喧”而“欲有赠”,而“竟无言”,笔势萦回曲折,写情亦淋漓尽致。诗虽是在“竟无言”中结束了,而那充溢着凄苦的离情别态,已经给读者留下了深深的印象。“此时无声胜有声”,用这句话来概括本诗艺术表现的特征,应该来说是挺合适、挺切当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