念奴娇 还都后诸公见追和赤壁词,用韵者凡

  • 4
  • 阅读模式

离骚痛饮,笑人生佳处,能消何物。

夷甫当年成底事,空想岩岩玉璧。

五亩苍烟,一邱寒碧,岁晚忧风雪。

西州扶病,至今悲感前杰。

我梦卜筑萧闲,觉来岩桂,十里幽香发。

嵬隗胸中冰与炭,一酌春风都灭。

胜日神交,悠然得意,遗恨无毫发。

古今同致,永和徒记年月。

诗文赏析

原序:还都后,诸公见追和赤壁词,用韵者凡六人,亦复重赋此首〈念奴娇〉词为蔡松年的名作。蔡松年(1107-1159),字伯坚。金太宗时仕金,海陵王时累官至尚书右丞相。其词名甚高,「脍炙艺林」,有《明秀集》收录其词。此词作于天眷三年(1140年),用苏轼〈赤壁怀古〉词原韵。上阕悲叹古今人生,下阕入于旷达自适之境。词语飘逸清丽,风格明快,很有气势。 http://www.china10k.com/simp/history/蔡松年,北宋末年词人,曾为地方官,因不满官场的腐败后,退隐山林,清淡赋诗,在住所建有萧闲堂,自号萧闲老人。这首词表现词人对现实不满和对官场的厌倦,以及由此引发的隐居避世的向往。词人的上片主要表达了对现实和官场黑暗的不满 。开头三句“离骚痛饮”是说人生得意无过于饮酒、读《离骚》。一“痛”一“笑 ”,激越旷放,但隐含避世之心。(皇甫当年”二句 ,用麦甫故事。麦甫是东晋名士王衍 ,其字麦甫,人称“岩岩清峙,壁立千仞。”(顾恺之《麦甫画赞》)五衍清才气过人 ,处事异于常人 ,崇尚老庄之道,后为石勒所害。死前犹言:“呼呜,吾曹虽不如古人 ,向若不祖尚浮虚 ,戮力以匡天下,犹不可至今日。”表现其对现实的回避。“王亩苍烟”三句用二典故,“五亩苍烟”化用白居易《池上篇》中退老之地曰 :“十亩之宅,五亩之园 ,”“一丘 ”化用《汉书·叙传》中“渔钓于一壑 ,则万物不奸其志;栖迟于一丘,则天下不易其乐。”在此一丘也指退居之地 。“西州扶病”二句,引谢安故事。谢安为东晋名臣,文武兼备,有天下之志,淝水大捷后乘胜追击,一度收复河南失地。然终因位高风大招人忌,被迫出镇广陵,不问朝政。太元十年,谢安扶病舆入西州,不久病逝。此处用谢安故事表达作者对成就大业的向往。上片引用玉衍与谢安故事 ,一出世一入世、两种情怀,表现作者犹豫徘徊,只能发出“岁晚忧风雪”的忧患之句。下片定归隐之志和超脱避世之乐。“我梦卜筑”三句以梦抒怀,在理想中作者避居镇阳别墅,建起萧闲堂,终日饮酒相会,不关世事。“嵬隗胸中”以下五句 ,表达出作者胸中自相矛盾喜惧之情 ,不平之气 ,遇酒都归于消灭 ,无喜亦无忧。无奈一切只是空,回想只不过是诸公相聚相和饮酒后的妄想。最后两句,写胜日神交,古今同致,王羲之又何必在《兰亭集序》中记什么“永和九年,岁在癸丑”呢?本词借用三个人物,王衍、谢安,王羲之三人经历 ,三种情怀。欲避世却对王衍回避现实尚慕不满,欲入世却由于谢安的不幸深表同情。胸中有雄志却只能用酒来浇灭,最后只能说出如王羲之作序般象写上什么“ 永和九年”之类的话语,无奈之情溢于言表。这首词用典巧妙,言志涤远,用韵清雄顿错,别有铿锵之意 。张宗橚《 词林纪事 》引范文白语曰:“此公乐府中最得意者”,确实不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