闲适

  • 36
  • 阅读模式

摘要七律《闲适》作于洛阳,时诗人任太子宾客分司东都。所谓分司东都,就是以太子宾客的名义,派往洛阳工作,是一个高级闲官,品级高(正三品),禄俸厚。这两句是说,无论是风光和暖时外出游赏,还是雨雪严寒时邀朋宴饮,供给都是不成问题的。然而,正因为无事可做,等于坐冷板凳,“官不卑”,实“闲适”,“只是蹉跎得校迟。”,意在言外的苦闷是可想而知的。[唐]白居易禄俸优饶官不卑,就中闲适是分司。风光暖助游行处,雨雪寒供饮宴时。肥马轻裘还且有,粗歌薄酒亦相随。微躬所要今皆得,只是蹉跎得校迟。闲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