蜗牛

  • 43
  • 阅读模式

摘要这首寓言诗给我们描绘了一个腥涎不满壳、仅能打湿自己身躯的可怜虫蜗牛。它不自量力,带着一股腥气,只顾不断地往上爬、爬,最后终于涎干命绝、枯死在墙壁上,成为人=:蜉唾弃的黏壁枯。蜗牛的形象,使我们立刻联想到旧社会某些本无才德,却一味追逐高官厚禄,最后丧生在名利场上的禄蠹们。作品形象鲜明,描绘逼真,令人怵目惊心。可引以为戒。 讽刺了那些只顾往上爬,只顾升官发财的人,反讽了那些人的无才无德却居高位.[宋]苏轼腥涎不满壳,聊足以自濡。升高不知回,竟作粘壁枯。蜗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