离家_杜荀鹤的诗

  • 34
  • 阅读模式

摘要他以“诗旨未能忘救物”(《自叙》)自期,故而对晚唐的混乱黑暗,以及人民由此而深受的苦痛,颇多反映,如山中寡妇的避征无门,《旅泊遇郡中叛乱示同志》中官兵的遍搜珠宝,乱杀平民,甚至拆古寺,掘荒坟;《再经胡城县》中酷吏的残忍,县民的含冤,都是这一时期社会生活的真实写照。其诗也明白平易,且都是近体诗,但也失之浅率,不甚耐读。[唐]杜荀鹤丈夫三十身如此,疲马离乡懒著鞭。槐柳路长愁杀我,一枝蝉到一枝蝉。离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