浣溪沙

  • 11
  • 阅读模式

湖上朱桥响画轮,溶溶春水浸春云,碧琉璃滑净无尘。

当路游丝萦醉客,隔花啼鸟唤行人,日斜归去奈何春。

诗文赏析

此词描写泛舟颍州西湖 、留连美好春光的情趣。作者对湖面天光水色作了传神而准确的描绘,把握了云天阳光、花鸟游丝所蕴含的美的特质,并注入自己心灵深处的情感,创造出幽美的诗情画意。上片写湖面风光。首句写游客们乘坐着豪华的车子,驶过那装修着朱红栏杆的桥梁,来到西湖游赏春光,传达出一种喧腾热闹的气氛。第二句“溶溶春水浸春云”写湖水里映出了云的影子 ,云、水、天空都融在一起了。溶溶,水盛貌。春水,言水之柔和;春云,言云之舒缓。一句之中,并列两个“春”字,这倒是名副其实的“加一倍写法”,目的就是把这个字突现出来。这句里的“浸”字也用得好,把映照说成浸泡,就等于把云的影子说成是真的云,通过这种“真实感”暗中透露出湖水的清澈程度来,从观察体验的错觉中描绘景物的状态。“碧琉璃滑净无尘”,用琉璃的光洁平滑来比喻西湖的水面,表现了湖面泛舟时轻快、畅适的心情,形象而有诗意。下片写游兴未尽的留连之情 。前两句是对偶句:“当路游丝萦醉客,隔花啼鸟唤行人”。这两句描写春物留人,人亦恋春,是全词的重点所在。游丝,是春季里昆虫吐出来的细丝,随风飘舞在花草树木之间,游丝本无情而有情,网住春光,留住游人。欧阳修却说游丝“萦醉客”,这既是游人赏春纵饮,也有游人被美景所也是“唤住”之意,与游丝萦客同。总的是说春色无多了,何不再流连些时,这正是“惜馀春”之意。明明是游人舍不得归去,却说成是游丝、啼鸟出主意挽留。把游丝、啼鸟说成颇通人性的灵物,这便是词体以婉曲写情的特别处 。末句里的“ 日斜归去 ”四字 ,说明西湖景色美好,让人流连;“奈何春”三个字使得全词更显得精彩,它表达了作者郁积于心的留连惆怅之情。这首词的结尾,是用陡转直下的笔法揭示了游人内心深处的思维活动,表现了由欢快而悲凉这种两极转换的心理状态,故而能够取得含蓄蕴藉、余味不绝的艺术效果。这首词抒发了作者对春光的深深眷恋。词中的春光,使读者联想到人生的青春、爱情、理想等一切美好的事物 。它那深沉委婉的情思 ,那隽永蕴藉的意境,给读者以无尽的遐思。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欧阳修这首《浣溪沙》抒发了作者对春光的深深眷恋。由词中的春光,是可以读者联想到人生的青春、爱情、理想等一切美好的事物的。它那深沉委婉的情思,那隽永蕴藉的意境,给读者以无尽的遐思。从艺术上看,词人借景抒情,在描写“乐景”之中,暗示了“哀情”,具有含不尽之意现于言外,把那深沉委婉的情思意念蕴含在宽阔的境界之中,给读者留下了无尽的想象和思考空间。首句的“朱桥”和“画轮”,是经过特意装饰的字面,造成了一种富丽华贵之感。游客们乘坐着豪华的车子,驶过那装修着朱红栏杆的桥梁,蹄声得得,轮声隆隆,来到西湖游赏春光。这一句的紧要字眼是那个“响”字,用声音表示动态,而且能够传达出一种喧闻热闹的气氛。很像庾信《春赋》里所写的“开上林而竞入,拥河桥而争渡”那种景况。第二句“溶溶春水浸春云”写湖面风光,水里映出了云的影子,云、水、天空都融在一起了。春水,言水之柔和;春云,言云之舒缓。一句之中,并列两个“春”字,这倒是名副其实的“加一倍写法”,目的就是把这个字凸现出来。这句里的“‘浸”字也用得好。把映照说成浸泡,就等于把云的影子说成是真的云,通过这种“真实感”暗中透露出湖水的清澈程度来。《浣溪沙》这个词调。上下片都是七言三句,一般的句法是,前两句要有足够的分量,到第三句,或是伸延下来作成补充的描写,或是生发开去写出转换的笔墨。欧阳修这首词的前两句就勾连得很紧密,这还不只是在一于湖、桥、水二者原本就是一体,而更在于两个句子组的动词“响”和“浸”都是醒目的字眼。又都被安排在第五字的位置上,显得铢两悉称。旗鼓相当。于是,第二句就成了前两句拖下来的一条尾巴,担当着对湖水作一点补充描写的任务,作者接下来写道:“碧琉璃滑净无生。”用尾巴作比喻,并不是说这个句子不必要。恰恰相反,写《浣溪沙》,就得这样安排章法,正像画马必须画出一条漂亮的尾巴那样。用琉璃的光洁平滑来比喻西湖的水面,可能是作者的得意之笔,因为在《采桑子》里也有同样的描写——“无风水面琉璃滑”。下片前两句,按照此调格律的要求是对偶句:“当路游丝萦醉客,隔花啼鸟唤行人”。这两句描写春物留人,人亦恋春,是全词的重点所在。游丝随风飘舞在花草树木之间。庾信《春赋》里有“一丛香草足碍人,数尺游丝即横路”的句子,李白又加以发展,说成“见游丝之横路,网春辉以留人”(《惜余春赋》)。游丝本无情而有情,网住春光,留住游人。欧阳修接过这层意思,又把“留人”发展成“萦醉客”。游人来到西湖。或画船载酒,或茵席举觞,不觉都成了“醉客”——既是赏春纵饮,也有被美景所陶醉的意思。既来游赏了,又已“醉”了,“游丝”因何还牵住他们不放,这点道理下面自有交待。“隔花啼鸟唤行人”亦是如此。总的是说春色无多了,何不再流连些时,这正是“惜徐春”之意。明明是游人舍不得归去,却说成是游丝、啼鸟出主意挽留,这便是词体以婉曲写情的特别处。下片前两句,写得繁富饱满,字面也相当华丽,颇有点“仕女游春图”的气象。这样一来,就给末句提出了较高的要求,必须作出很好的收束。可是。末句里的“日斜归去”四字,不过是平板的叙事,至多说明西湖景色美好,让人流连。此外就没有别的意思了。所以,结句的妙处就在“奈何春”二个字了,这三字使得全词更显得精彩。第一它生发开来,写得远。随着时间的不断推移。人既已归,春亦将归,作者想到美好的春光即将逝去,这是无可奈何的事。第二,它挖掘下去,写得深。西湖游春,度过了一天欢快,但“大下没有不散的筵席”。归去之际,不免若有所失,由欢乐而转入惆怅,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。这首词的结尾,是用陡转直下的笔法揭示了游人内心深处的思维活动,表现了由欢快而悲凉这种两极转换的心理状态。故而能够取得含蓄蕴藉、余味不绝的艺术效果。